胸心外科

紫杉醇脂质体在晚期肺癌的免疫联合化疗中表现突出

作者:佚名 来源:生物谷 日期:2021-11-18
导读

         近些年全球肿瘤治疗有了很大突破,尤其是在肺癌领域。随着免疫治疗、靶向治疗的介入,晚期肺癌患者的平均生存期有了很大提高。但是驱动基因阴性的非小细胞癌患者仍然占了晚期肺癌患者的大多数,由于疾病的复杂性,患者从免疫治疗中的生存获益有限。 2021CSCO关于晚期肺癌免疫联合化疗的卫星会上,多位肿瘤届知名专家围绕驱动基因阴性患者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治疗进行了一系列探讨。会议由东部战区总医院金

关键字:  肺癌 

        近些年全球肿瘤治疗有了很大突破,尤其是在肺癌领域。随着免疫治疗、靶向治疗的介入,晚期肺癌患者的平均生存期有了很大提高。但是驱动基因阴性的非小细胞癌患者仍然占了晚期肺癌患者的大多数,由于疾病的复杂性,患者从免疫治疗中的生存获益有限。

        2021CSCO关于晚期肺癌免疫联合化疗的卫星会上,多位肿瘤届知名专家围绕驱动基因阴性患者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治疗进行了一系列探讨。会议由东部战区总医院金陵医院肿瘤中心的主任医师秦叔逵教授、上海市胸科医院呼吸内科的主任医师韩宝惠教授担纲主持,来自北京、上海、苏州、西安的七位专家学者参与了报告及讨论交流。

        免疫联合化疗仍是晚期NSCLC的标准选择

        同济大学附属上海市肺科医院主任医师周彩存、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任医师穆新林教授分别介绍了晚期肺癌治疗最新进展。

        周彩存教授表示,在临床试验中,免疫药物一线治疗显著提高了晚期NSCLC患者的生存时间,免疫单药或免疫联合化疗已成为临床常规方案。迄今为止最大型的免疫为基础方案一线治疗晚期NSCLC的真实世界研究结果表明,免疫化疗和免疫单药对晚期NSCLC都有效,但在真实世界中比临床研究效果略差。其中影响免疫单药效果的主要因素在于PS评分和脑转移,脑转移与否对结果的影响差别高达6倍。相反,患者年龄及PD-1表达量对疗效影响均不太显著。

        穆新林教授在以《晚期非小细胞肺癌免疫联合化疗治疗进展》为题的报告中表示,肺癌治疗手段日益多样化,化疗仍是肺癌治疗的重要基石。“免疫单药治疗晚期肺癌获益人群具有选择性,PD-1高表达人群明显获益,PD-1低表达人群获益不明显,甚至不优于化疗。”

        目前,NCCN指南已将免疫联合化疗作为一类证据用于晚期肺癌的系统治疗,包括肺腺癌和肺鳞癌。其疗效和安全性已被KEYNOTE-407、RATIONAEL307、KEYNOT189、Impower130、Impower150等多项三期临床研究证明。

        大型RCT研究显示,紫杉醇脂质体疗效及安全性可靠

        在众多化疗药物中,紫杉醇脂质体因其独特的靶向作用机制成为肺癌领域中理想的化疗选择。

        10月26日,权威期刊《Cancer Communications》(IF:10.393)发表了由周彩存教授牵头的一项多中心、随机、开放、平行对照临床研究——力扑素®(紫杉醇脂质体)治疗晚期肺鳞癌大型RCT研究(LIPUSU研究)。该研究比较了紫杉醇脂质体联合顺铂(LP)与吉西他滨联合顺铂(GP)一线治疗晚期肺鳞癌的有效性和安全性。结果表明,LP一线治疗晚期肺鳞癌疗效与GP疗效相当,中位PFS(5.2m)p>0.05;LP组OS长于GP组2.1个月(14.6m vs 12.5m),两组ORR与DCR方面总体无显著差异(p>0.05)。安全性方面,两组总体发生率相当,LP组所有(>30%)的不良事件(除脱发)均显著低于GP组(p<0.01),GP组发生了更多的3-5级不良事件,如3-5级贫血(31.2% vs 14.3%,P<0.0001)和血小板下降(14.1% VS 1.5%,P<0.0001)。因不良事件、不良反应暂停或终止药物的比例LP组显著低于GP组。

        另一项回顾性、多中心、单臂、非干预真实世界研究评估了真实世界中PD-1单抗联合紫杉醇脂质体治疗晚期肺鳞癌、肺腺癌的疗效和安全性。该研究从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江苏省人民医院、山东大学齐鲁医院病例系统中收集了2016年-2021年期间接受紫杉醇脂质体联合PD-1单抗治疗的晚期肺鳞癌或肺腺癌患者的诊疗信息。

        结果表明,“紫杉醇脂质体联合PD-1单抗治疗晚期肺鳞癌和肺腺癌都显示良好的治疗效果,总体人群中位PFS为9.2个月,其中鳞癌人群中位PFS为9.8个月,腺癌人群中位PFS为9.2个月,无统计学差异。联合方案的安全性可耐受,绝大多数为1-2级不良反应,未发现新的不良事件。”穆新林教授表示。

        紫杉醇脂质体已入医保,贝伐珠单抗是百搭伴侣

        卫星会上,五位知名专家还就肺癌临床用药尤其是紫杉醇的使用经验进行了深入探讨。

        江苏省人民医院肿瘤中心束永前教授表示,肺鳞癌化疗用药剂量与体表面积相关。市售脂质体紫杉醇30mg/支,可根据病人身材体型定制化給药。剂量易于调整和把控,对于中国人特别对于老年人而言是较为理想的选择。此外,脂质体紫杉醇的预处理较为简单。在临床上联合PD-1和其他药物都有不错的治疗效果,且不增加病人负面反应。

        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院胡兴胜教授认为,尽管免疫治疗发展如火如荼,从临床经验来说,免疫单药治疗肺癌效果还是有限,仅对于PD-1表达大于50%的人群有较好的生存数据。PD-1表达低于50%的患者仍需采用免疫联合化疗方式。

        同济大学附属上海市肺科医院肿瘤科的任胜祥教授提到,晚期肺癌不管腺癌还是鳞癌,免疫联合治疗都成为一线治疗方式。目前脂质体紫杉醇已获批用于非小细胞肺癌、卵巢癌和乳腺癌治疗,并且纳入国家医保范围,大大减轻了癌症患者的经济负担,提高了药物可及性。

        “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在驱动基因阴性的晚期NSCLC的治疗中的地位已确立,无论是鳞癌还是腺癌,无论PD-1表达与否,紫杉醇脂质体加铂类化疗联合免疫检查点抑制剂都获得CSCO指南的一级推荐(1A类证据)。”苏州大学附属一院肿瘤科陈凯教授表示。

        提及贝伐单抗在晚期非鳞NSCLC中的价值,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主任医师姚煜教授认为,抗血管生成药物贝伐珠单抗在临床应用有十多年的历史,已被指南推荐与化疗药物、靶向药、免疫药物联合用于晚期非鳞NSCLC的一线治疗。她形容道,“贝伐珠像个百搭的伴侣,伴随化疗、伴随免疫、伴随靶向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分享:

评论

我要跟帖
发表
回复 小鸭梨
发表

copyright©医学论坛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镜像

京ICP证12039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198  京ICP备10215607号-1  (京)网药械信息备字(2022)第00160号
//站内统计 //百度统计 //谷歌统计 //站长统计
*我要反馈: 姓    名: 邮    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