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科

案例回顾(三):南京护士被打事件

作者:佚名 来源:网络 日期:2015-05-11
导读

         因南京口腔医院护士被打事件沸腾的舆论,并没有随着官方公布现场视频而止息。1日,距离事发已是第5天,新浪微博有关“官员夫妇殴打护士”的微博条数上升到了14万条,天涯论坛上质疑视频造假和力挺视频为真的发帖点击量均已过万。在各部门权威信息均已发布的情况下,该事件的疑点反而不断增多,不禁让人产生疑问,是什么导致了人们对此事看法的混乱?又是什么阻止了信息的完全公开?

关键字:  南京 | 护士被打 

        因南京口腔医院护士被打事件沸腾的舆论,并没有随着官方公布现场视频而止息。1日,距离事发已是第5天,新浪微博有关“官员夫妇殴打护士”的微博条数上升到了14万条,天涯论坛上质疑视频造假和力挺视频为真的发帖点击量均已过万。在各部门权威信息均已发布的情况下,该事件的疑点反而不断增多,不禁让人产生疑问,是什么导致了人们对此事看法的混乱?又是什么阻止了信息的完全公开?

        事件回溯

        2月25日,有网友在网上爆料,当天凌晨有大出血急诊男病人半夜送入南京口腔医院,急诊手术后因仅剩女房床位临时被安排进女房,临床女患者家属未待医护人员解释,拿起雨伞从后攻击护士,伞柄打断,女护士全身强直倒地,现心包积液双下肢麻木,在鼓楼医院治疗。该微博随后得到南京口腔医院二门诊官微确认,并直指打人者为江苏省科技馆副馆长袁亚平。此时,网络舆论开始发酵,有网友称袁亚平企图利用自己及其丈夫(江苏省检察院宣传处处长)的职权压制媒体报道,掩盖事情真相。

        2月26日,袁亚平和董安庆所在单位江苏省广播电视总台和江苏省检察院分别进行权威发布,表示单位纪检部门已介入调查,暂停当事人工作,将依法依规对其严肃处理,绝不包庇姑息。当日江苏本地媒体没有对此事进行,但有外地媒体指称,被打护士陈星羽有瘫痪风险,舆情再次沸腾。南京卫生局官方微博傍晚发布消息称,陈护士伤情正在好转,但双下肢肌力恢复不明显,存在外伤性脊髓损伤可能,并有心包胸腔少量积液。

        2月27日,网友继续人肉搜索袁亚平及其家人信息,有网友称三胞集团董事长袁亚非为袁亚平胞兄,三胞集团发表声明否认。当天下午,南京市玄武公安分局召开新闻通气会,公布事件发生经过及现场视频。视频显示,打人者仅为袁亚平一人,在袁亚平与陈护士两次身体接触中,第一次为用雨伞击打其背部两下,第二次为将其拽拉出护士站,并无此前网上传言的“一人抱住,另一人用雨伞猛击”的情景。

        2月28日,网上舆论开始分化。一方网友认为,警方公布视频中显示的打人场景与陈护士初诊病例中显示的多处伤情明显不符,质疑视频存在剪辑痕迹,要求公布完整视频。另一方网友认为视频为真,陈护士伤情存在夸大成分,质疑医院送男病人入住女患者病房并由男性陪护也存在欠妥之处。当天各部门均无权威发布。

        疑点聚焦

        截止目前,虽然包括当事人所在单位(江苏省广播电视总台、江苏省检察院、南京口腔医院),以及相关单位(鼓楼医院、南京市卫生局、南京市玄武区公安分局)或多或少都已做过了权威发布,表明了处理态度,但都未能平息网络舆论、民情民意对此事的各种质疑、揣度和猜想。除了当事人为公职人员,医患矛盾等敏感因素外,信息尚未完全公开透明,也是造成舆情不断发酵的重要原因。

        通过梳理,现在还有如下几大疑点:

        1.根据网上流出的鼓楼医院病程记录。26日,鼓楼医院对陈星羽的初步诊断为脊髓震荡伴截瘫,心包胸腔积液,多发性软组织伤。而根据公安机关公布的视频,袁亚平全程只击打陈星羽肩背部两次,后抓住其衣领将其拽拉出护士站,此种程度的冲突何以造成如此重的伤情?

        2.有网友从技术角度指出警方27日公开的视频存在跳帧现象,有后期剪接的嫌疑,此前网友爆料时所称的雨伞被打断等细节该视频上均没有反映,是否存在后期剪辑现象?

        3.自事发至公安机关召开新闻通气会,江苏当地媒体都不见对此事的报道,与此事的受关注程度严重不符,是什么原因导致了当地媒体的集体失声?

        调查手记

        根据网上透露的信息和以往的采访经验,这本应是一次不算困难的采访。南京口腔医院护士被打发生在该院的护士站,护士站上方的摄像头会将整个事情经过进行完整的记录。除可以采访当事人外,此事还有当时在场的医务人员和其他患者或患者家属,亦可充当重要的信息源。再加上涉嫌打人者公职在身,单位必然要对此进行表态,被打者在鼓楼医院治疗,伤情可以向其主治医师了解。本以为有充分的消息渠道可以支撑此次采访,没想到在最容易入手的地方,记者就陷入了僵局。

        27日和28日,记者先后2次前往鼓楼医院探视被打的陈护士,但因为前一次错过了探视时间,只有28日中午的那次探访见到了陈护士本人。可能由于是午间休息时间,鼓楼医院骨科病区的护士站只有两个值班护士在岗,陈护士的病房前也没有被前来探视的人群层层包围,只有两位年长的阿姨和一位年轻女士在旁陪护。当记者推门进去的时候,大概是刚吃完午饭,一位年长的阿姨正在收拾餐盒。陈护士平躺在床上,精神显得不错,上肢能自由活动,但看不出下肢伤情恢复的如何。在记者说明来意后,年轻的女士迅速迎了上来,不待记者开口便婉拒了采访。即使记者其后再次试图邀请陈护士家人移步门外,也被年轻女士阻止,并表示一切事宜需找院方了解。当记者询问其是否是家属时,该女士未予回应。

        据之前前往探视的同行说,记者能见到陈护士本人已经殊为不易。他们几次前往,不是被深深作揖的家属婉拒了出来,就是被护士挡在病区之外。28日,记者在鼓楼医院骨科病区逗留的近一个小时里先后有5名医护人员前来探视,有两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还捧了一盆绿植,但也被值班护士婉拒。其中一位医护人员对此也十分不解,“现在医院已经封锁了消息,我们想了解(陈护士的)情况,也都是从网上获取信息。”

        在无法采访到陈护士本人后,记者将采访对象转向了南京口腔医院的医务人员和陈护士的主治医师,希望从侧面了解事情发生的经过,以及陈护士目前的伤情。但是大出记者意外的是,这些事发第一时间就在网络上流出消息,为陈护士大声疾呼,并质疑何以迟迟不见媒体前来调查报道的医务人员们,在面对采访时,却不约而同选择了缄默。甚至有鼓楼医院职工向记者表示,院方已经要全院医护人员慎发网络微博、微信,不再扩散此事。

        同样,从其他相关人员处记者也未得到更多的信息。在打人者女儿当晚所住的病房,记者见到了那位因大出血被紧急送进病房的男患者,他至今头部、颈部都缠绕着绷带,不能开口说话。据他哥哥介绍,他们是从安徽紧急转送到南京口腔医院的,24日晚,其弟在作完手术后已经没有意识,是由他和他父亲在病房陪护。但对于陈护士被打一事,该家属只说,打人地点是在门外的护士站,当时他和父亲均在病房内看护患者,未出门探看,并不了解详情。

        而此次事件的另一方当事人袁亚平,则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表示事发以来自己和丈夫董安庆一直在接受公安部门调查,具体调查结果要等公安部门发布。当27日,公安机关召开新闻通气会,公开现场视频后。记者试图联系董安庆,却发现他的手机已经停机。

        当按照采访计划,将事件当事人、目击证人、相关单位、公安机关梳理完一遍后,记者发现对于网民聚焦的几个疑点,只能对公开视频是否为真给出参考答案。据南京警方内部人员介绍,警方在发布会上公布的监控录像完全是由南京市口腔医院提供,警方并未进行修改。监控摄像是分段储存,网友说的跳帧其实是前一段储存的画面放完,后一段接着放的时间,“但是这两段是完全连续的,这从录像时间的秒数上就可以看出来。公安局没有必要公布了还来作假。”

        而对于此次事件的任何其他疑问,都需要进一步的信息公开才能令人信服。在此次事件中,只见到公共机构出面发布消息,始终不见作为当事人的个体,难免会令人有所怀疑。各种无法证实的网络传言就像一粒粒怀疑的种子,正在将本就互相戒备的社会群体慢慢撕裂,甚至走向对立。作为正在采访此事件的记者,我也由衷的希望那些阻挡着新闻调查的无形阻力能速速消散,别再让真相跑在了种种怀疑、失望、愤懑的后面,因为最后这些裂痕都将留在我们的记忆中,伤害的是这个社会里的每一个人。

分享:

评论

我要跟帖
发表
回复 小鸭梨
发表

copyright©医学论坛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镜像 京ICP证12039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1486号

京卫网审[2013]第0193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经营性-2012-0005

//站内统计 //百度统计 //站长统计
*我要反馈: 姓    名: 邮    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