泌尿外科

阿西替尼治疗肾细胞癌有害无益?

作者:佚名 来源:MedSci梅斯 日期:2021-04-28
导读

         肾细胞癌(简称肾癌)是泌尿系统中恶性度较高的肿瘤,也是最常见的肿瘤之一,是起源于肾实质泌尿小管上皮系统的恶性肿瘤,又称肾腺癌,占肾恶性肿瘤的80%~90%。据调查,肾癌在我国泌尿生殖系统肿瘤中占第二位,仅次于膀胱肿瘤,占成人恶性肿瘤的2%~3% 、小儿恶性肿瘤的20%左右。 ATLAS试验,评估了阿昔替尼辅助治疗 vs 安慰剂用于肾细胞癌(RCC)的疗效,因预期计划的中期分析提示无效也停止。

关键字:  肾细胞癌 

        肾细胞癌(简称肾癌)是泌尿系统中恶性度较高的肿瘤,也是最常见的肿瘤之一,是起源于肾实质泌尿小管上皮系统的恶性肿瘤,又称肾腺癌,占肾恶性肿瘤的80%~90%。据调查,肾癌在我国泌尿生殖系统肿瘤中占第二位,仅次于膀胱肿瘤,占成人恶性肿瘤的2%~3% 、小儿恶性肿瘤的20%左右。

        ATLAS试验,评估了阿昔替尼辅助治疗 vs 安慰剂用于肾细胞癌(RCC)的疗效,因预期计划的中期分析提示无效也停止。

        本文报告了对该试验按种族、治疗时间、剂量调整和毒性的亚组分析结果。

        高风险组患者的DFS

        无论是亚洲人还是非亚洲人,都未观察到从阿西替尼或安慰剂治疗中获得无病生存期(DFS)益处。在阿西替尼治疗组中,亚洲人高风险组的患者比例低于非亚洲人(51.9% vs 72.3%),在安慰剂组也是如此(51.5% vs 66.0%)。两个治疗组的高风险亚组的患者均未从治疗中获得DFS益处。

        亚组患者 vs 非亚洲患者的DFS

        采用阿西替尼治疗的亚洲人患者相比非亚洲人患者因为不良反应(AE)下调用药剂量的比例更高(58.8% vs 46.0%,p=0.028)。与非亚洲患者相比,亚洲患者发生鼻咽炎的概率更高,但疲劳或无力的概率更低。

        在亚洲患者中,蛋白尿、甲状腺功能减退、鼻咽炎和高血压在日本患者中比在韩国患者中更常见,在韩国患者中又比在中国患者中更常见。

        阿西替尼减剂量 vs 稳定剂量的患者的DFS

        阿西替尼治疗1年以上的患者与治疗不超过1年的患者的DFS无明显差异(p=0.1874)。与采用稳定剂量的阿西替尼治疗的患者相比,剂量下调的患者的DFS更长(HR 0.458, 95% CI 0.305-0.687,p=0.0001),但DFS在剂量递增组没有差异(p=0.0685)。在阿西替尼治疗6个月内经历2次及以上不良反应或0-1次不良反应的患者的DFS也无明显差异(p=0.7488)。

        总之,亚洲患者 vs 非亚洲患者的亚组分析揭示了不同来源患者之间的不良事件和药物暴露差异。此外,治疗持续时间不影响DFS,但是,减少阿西替尼剂量反而会延长DFS。

        原始出处:

        Quinn D I,Ng C F,Grande E et al.ATLAS trial of adjuvant axitinib in patients with renal cell carcinoma: subgroup analyses with focus on axitinib dosing and racial groups.[J] .ESMO Open, 2021, 6: 100105. https://doi.org/10.1016/j.esmoop.2021.100105

分享:

评论

我要跟帖
发表
回复 小鸭梨
发表

copyright©医学论坛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镜像

京ICP证12039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198  京ICP备10215607号-1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非经营性-2017-0056
//站内统计 //百度统计 //谷歌统计 //站长统计
*我要反馈: 姓    名: 邮    箱: